您好! 欢迎来到深圳天博装修设计有限公司有限公司

天博

办公空间

流动空间要不要学英语脏话?方 元

发布日期:2022-05-11 来源: 未知 阅读量(


  我总觉得中国的英语教学有一块空白:没有教脏话。当年我刚到英国时,有一次在街上遇到一个酒鬼,他骂我,但我不知怎样回骂。我的英国哥们儿汤姆发现了我的问题:“你怎么不会说脏话?”

  不是我不会说脏话,而是不会用英语说。我们在中国学习英语时,教的内容、用的课本,都是要把我们培养成文雅的“绅士”。到了英国之后我才发现,脏话满大街地跑,而且绅士也说脏话!

  汤姆笑我:“你没学过four-letter words吗?”啥叫“四字单词”?这是英语脏话的婉约说法,因为最常用的脏话都是由四个字母组成的。于是,汤姆给我速补了一堂“四字单词”课。他教完我,叮嘱道:“这些词绝不可以对你的老师说,也不能当着父母讲。”

  既然脏话是语言体系的一部分,那么学校为何不教呢?试想一下,老师在黑板上写出脏话,对学生说:“请大家把上面的单词读一遍。”然后,全班三十个学生对着老师一起大声地说……(简直不敢想像下去!)显然,在学校教“四字单词”是不可行的,既违背了教育的宗旨,也不符合文明社会的道德准则。实际上,脏话作为一种禁忌语言,在学校内是被禁止使用的。

  然而,不会因为学校不教,脏话就会在社会上消失。事实上,青少年正是从社会大课堂学到脏话、黑话等禁忌语言。他们的“老师”是电影、电视、小说、互联网……甚至自己的父亲、兄长。

  脏话是一种“男性的语言”。女性虽然也会讲脏话,但用词都是借用男性的语言。女性讲脏话会有羞耻感,而男性不但不觉得羞耻,还觉得是“爷们”。在男性的潜意识中,说脏话是从男孩长成“爷们”的一个标志。所以,男性第一次讲脏话通常是在青少年的变声期,就像小公鸡第一次打鸣,是荷尔蒙在作祟。

  脏话是男性社会的语言,通常只在男性的圈子内使用,就像特朗普(Donald Trump)说的,那是“(男)更衣室里的谈话”(locker room talk)。这即是说,讲脏话有场合的限制。例如,在公共场合不能讲,尤其是,有妇女在场的时候不能讲。事实上,任何社会、任何文明都不允许对女士讲脏话。

  然而,为什么有些男士在办公室、会议室等工作场合,会当着女同事的面说脏话、讲黄段子?仅仅因为这些人龌龊下流吗?不止如此。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讲脏话的往往是那种处在权力圈边缘、工作能力不如女同事、内心自卑的男士。他们讲脏话的目的是制造对女性的敌意环境,以图把女性排挤出那个过去属于男性的地盘。这种行为不止是欺凌,而且是性骚扰,触犯了《性别歧视条例》。所以,女性应把法律的锤子拿在手里,让那些发臭的嘴巴不敢开口。

  男人有一种迷信,认为讲脏话能显示强势。据说,日本製钢所的社长桥本英二有个习惯:在与外国企业谈判时,他会事先在小本子上写下许多英语脏话,以备在谈判中使用。他认为,讲脏话能让对方让步。其实,在谈判桌上爆脏话的往往是弱势的一方,因理屈词穷、输不起,才会恼羞成怒。纵使用英语讲脏话,也不会改变谈判的结果。

  脏话是有毒的语言,虽然不能禁止它的存在,但可以少用或不用。作个爷们,说话时要多用脑子,少用荷尔蒙。如果我们能以理服人,就没有必要讲脏话。即使对方讲脏话,我们也没必要把自己拉低到对方的水平。三十年前跟汤姆学了“四字单词”后,我至今没有用过。所以,如果你不是桥本英二,又不会在更衣室遇到特朗普,那么学英语脏话有啥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