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来到深圳天博装修设计有限公司有限公司

天博

办公空间

工作一周认识的人比以往半年还多这个办公空间想治愈不想上班的你

发布日期:2022-05-11 来源: 未知 阅读量(


  据普华永道的调研显示,到 2020 年,全球 50% 的劳动力将由千禧一代组成。千禧一代,他们在 1984 至 2000 年期间出生,成长于电脑和网络高速发展的时代。在中国的网络空间中,他们甚至被戏谑作“职场外星人”。在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中,千禧一代“讲求拆掉那面墙,即使有所谓的领导人的位置,也应该是在中间,协调整个团队更加‘无间’地在一起工作”。此种全球范围内的普遍趋势,或许是催生“共享办公”的动因之一……

  近年来,“共享”话题每天都在刷新人们的眼球,尤其是出现于全球各大城市的共享办公。它们之所以能够成为诸多资本注资的对象,无疑也源自千禧一代对工作空间与工作本身的要求发生的剧烈转变。

  “共享”一词正在改变全球的经济格局。在中国,“共享空间”已经取代了“写字楼”或者“创意园区”这类经典办公场所,成为年轻人心目中的理想办公地点,同时也成为衡量是否具有“创新精神”的某种标杆。尤其是在“内容创业”的概念的推动下,一个人/单位选择什么地方办公/创业,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个悬而未决的项目是否具有成功的未来。

  按去年《国际共享办公研究》(Global Coworking Survey)预测:到 2017 年底,全球将有 1.4 万个共享办公空间,逾 120 万人在其中工作。Deskmag 网站上公开的数据显示,已经有 1.6 万个共享空间在中国落地——共享办公在中国的数量俨然超过此类项目在全球其他地区的总和。国外的“共享办公”除了商业地产参与的部分,有的业主将自己的家分时租赁或者直接在游艇上“共享游艇”(co-boating),提供自由职业者在家以外的办公地点。而在国内,共享办公更多采取的是商业地产或旧工业区域的空间更新的形式,用设计服务租赁者提供商业所需的各种设施。

  此前一则有关共享空间的国际新闻:由毛大庆创办的优客工场将在今年于纽约曼哈顿开设分部。在此之前,是另一则重磅消息,在中国设立分部的 WeWork 从弘毅投资、软银牵头财团募到 5 亿美元,加速在中国扩张的脚步。据悉,WeWork 自 2016 年 7 月 1 日在中国上海开设其位于亚洲的第一个办公空间(延平路店)后,截至目前,已经在上海北京香港拥有9家办公地点,会员数将近1万名。同时,WeWork 宣布将进军中国的更多城市。另外一些共享空间品牌,诸如方糖小镇、裸心社、氪空间、We+、无界空间、梦想加、P2 等品牌也在通过不遗余力的扩张来提升自己的市场占有率,它们拿到 A 轮或 C 轮的各类新闻报道时常可见。

  这些报道无疑都在告诉人们,共享办公具有可观的商业价值与投资回报率。然而,它们究竟为什么能吸引千禧一代选择在此办公?除了资本的一面,它们凭借何种优势将创业者,甚至是越来越多的大企业吸引来此?作为城市生活的一面,这些出自知名建筑师之手的空间给人们带来怎样的改变?这也是我们想要从共享空间领域最知名的案例——WeWork 中寻求的答案。

  2016 年年末,WeWork 位于上海威海路696号的旗舰店正式开张。开张不久,它的 1300 多个位置就已订满,举办活动的大厅的预约排至两个月后。这个被人戏称为“就连空气荡漾的都是创业激情”的空间,无疑颠覆了传统的办公模式。甚至连 “共享办公”模式本身,也被它的开创者之一 WeWork 再次颠覆。WeWork 说:“全球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正在发生剧烈变化,我们鼓励年轻人追寻自己内心的热情,‘Do What You Love’。”

  Terence,梁品超,是广告业以创意先锋知名的 W+K 广告公司创意总监。W+K 位于上海长乐路的办公室改建自一栋 1930 年代花园小楼,创办时就以放弃隔间的敞开式办公与特色涂鸦闻名。前不久,使用多年的小楼开始装修。在装修期间,Terence与同事们一起搬到延平路上的WeWork 作为过渡。

  一直身处潮流前沿的创意行业,也见惯了不少设计出挑的办公空间,Terence 却在 WeWork 感受到一股不一样的气息。“WeWork 里云集了那么多充满斗志又活力充沛的年轻人,做创业也做项目执行,这让我感觉像是回到了年轻时事业起步阶段的时光。”

  个人创业者、小工作室、大公司,外界了解的WeWork用户通常由这些群体组成。可只有身处其中,才能感受到一个个鲜活的人,才能知道他们是如何开创自己的事业,又经历过哪些故事。

  Terence 说自己在 WeWork 工作了一个星期,认识的新朋友比以往小半年里还多。WeWork 每逢周一举办的早餐会、平日24小时供应饮品的啤酒吧、经常举办的分享会……在这些场合总能遇到有趣的人。“在我看来,WeWork 的创业者不仅把认识新朋友和了解他们的事业作为交流以及寻求未来合作可能的方式,他们也从别人的事业经历上思考自己的事业该如何进行。这对年轻创业者而言无疑是笔财富。”

  虽然 Terence 并没有透露 W+K 在此是否遇到了潜在机遇,但这就是 WeWork 的魅力——你不知道下一刻遇到的朋友是否能给你带来商机。

  Community,社区,正是 WeWork 能在2010年后打破共享办公单一理念、在全球范围迅速扩张的魅力所在。

  WeWork,2010年在纽约创办。据说第一栋WeWork空间是由联合创办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和米格尔·麦克凯尔维(Miguel McKelvey)一起刷的墙。亚当·纽曼曾经是以色列海军的军官,WeWork 并非是他退役后的的第一次创业,他为自己的模特妹妹做经纪人,还经营过一家高档婴儿服装网店。米格尔·麦克凯尔维从建筑系毕业后一直在纽约一家建筑公司工作。

  2008年,他们的第一次合作促成了“Green Desk”:将一个楼面的办公场地割成 15 个空间,以分租的方式提供给用户,并且免费供应咖啡和茶水以及打印机之类办公设备。当时正逢美国金融危机,大公司纷纷倒闭,或是大规模裁员,小型办公场所在这时变得热门起来。Green Desk 很快就租赁一空,并成为地产商效仿的商业模式。这两位搭档并没有止步于此,而是迅速意识到这个模式背后蕴藏的商机。以 300 万美金售出 Green Desk 后,二人于 2010 年在纽约的 SoHo 区开设了第一间 WeWork,并且从第二个月就开始盈利,自此之后 WeWork 的财报一直处在盈利上升阶段。

  2014年,《福布斯》杂志记者 Alex Konrad 在报道中介绍说,WeWork 的盈利模式主要是“把办公场地划分为许多小块,然后每月向那些希望大家紧挨着办公的初创企业和小公司收取会员费”。文中,他也强调,选择在这里办公的“真正的好处是周围有其他的人”。

  早在 WeWork 成立时,人与人的社区已经被创始人看作影响 WeWork 未来走向的关键。WeWork 团队中流传着这样一则故事:纽约 SoHo 区的第一家 WeWork 曾经在开业半年后遇上一次停电。断电后没有网络,所有人只能放下手头的工作,跑去提供免费咖啡和茶水的公共区聊天。等到电力恢复,不少用户聊成了朋友,甚至还有人聊出了商务合同。创始人亚当·纽曼意识到聊天的重要性,自此以后,在每一处新开辟的 WeWork 中都设置了无数个供人交流聊天的区域。同时,WeWork 为每一个办公地点都配备了一个社区团队,社区团队是WeWork的核心,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要让成员发生互动。

  每天八点半,团队里的社区经理开始巡查办公区域的各个角落,除了检查办公设施是否正常运行,也需要检查当天 WeWork 独家调配的柠檬橙子水是否口感恰当,咖啡机是否运转正常,前一天喝完的啤酒有没有及时补上……

  此外,WeWork 社区团队会通过举办各种线下活动,将不同行业的会员联系起来,寻找可能的业务合作机会。WeWork有个内部统计数据,在全球十五万名用户中,70%的会员有相互合作,50%的会员则是生意合作伙伴。无疑,这个活跃度颇高的商业合作数据不仅吸引了刚开始对共享办公产生好奇心的用户,也为共享空间的资深使用者在开拓市场上提供了背书。

  Eugene,邱有仁,前智威汤逊的首席数字运营官,前几年自己开始创业,正在经营一项红酒SEO/daili/' target='_blank'>代理事业。一开始他就选择了联合办公模式的工作场所,但开始着手办理公司注册等一系列手续时,他发现许多“看起来有创意、有活力”的联合办公地,并不能为创业者解决现实中面临的问题。比如办公地点就不允许多家公司同时注册,仅这一项就难倒了无数家沪上知名企业。最后,WeWork 的延平路店给他们解决了这个难题。

  “我们整个团队一共仅有六人,但每当客户来到 WeWork 谈合作时,他们的感觉是我们像个大公司。在这里,有很多工作人员来给我们提供服务。仅在装修上,就给我们省下不少费用。” Eugene SEO/daili/' target='_blank'>代理的酒赞助了 WeWork 的一些活动,这也给他带来不少新客户。“我去过不少联合办公的场所,如果要做比较的话,其他地方像是大学校园,WeWork 的氛围更专业。起码,没有人会在公共区域的椅子上打瞌睡。在这里工作的人都很努力,每天都是你追我赶地拼搏事业,哪会有人睡得着。”

  共享办公早已不是新鲜事物,为什么 WeWork 一进中国就能成为10万+级别的热点?除了 WeWork 营造的无形社区氛围,每一处 WeWork 的空间设计以及其中暗藏的“黑科技”是另一重关键。

  毫无疑问,每个商用办公空间都会考虑到功能实用与造型美感,但美与功能如何衡量,一直以来都没有标准。对此,WeWork 的处理方式十分直接,他们在早先的WeWork 空间中设置了无数个热感应装置,分析哪些时间段的哪些空间更容易被使用,使用者又偏好坐在哪些椅子和沙发上。在《Brand Balance》杂志策划的 WeWork 专辑中,WeWork 的创意总监 Devin Vermeulen 介绍,运营这个数据库是他们日常工作中重要的一部分。不断分析数据得出的结论,则将运用于下一个 WeWork 的空间设计中,也就是“机器学习”的实操。 如此循环往复,直到如今已设计了160多家门店后,WeWork 拥有着一个针对不同国家、地域以及行为习惯的庞大设计数据库。

  在 WeWork 位于上海威海路的空间中,随处可见的照明吊灯,它们与地面的距离同 WeWork 全球其他各处空间里的吊灯保持同一高度,因为大数据显示安装在这个位置的光源不会在玻璃隔断以及电脑屏幕上产生光反射。供大家公用的电话亭,如果有人在里面占据的时间超过三十分钟,人体自然而然萌生的压抑感也会迫使他们走出来(以不影响给其他人使用)。

  无论是降低走路声音的木地板,还是提供会员频繁偶遇的大楼梯,如果说 WeWork 的设计追求一种剧场效应,而这座剧场的布景必定是个人人都是主角的微缩版华尔街。这被 Devin Vermeulen称作“Center of Gravity”——让每位使用者都能感受到置身于所在空间的引力中心。在任何一个位置办公,WeWork 的使用者都能随时随地走到打印机跟前拿走文件,或是与客户在不远处的沙发区一边喝咖啡一边计划下一步的投资方案。像打造产品一样设计空间,令每一个 WeWork 用户在踏进世界各地任何一处 WeWork 空间时能够即刻辨识出熟悉的氛围,又能感受到只有在当地才能体验到的特殊感受。

  对于个人用户而言,如果单纯以“共享”形式作为衡量标准,以上海 WeWork 移动工位1800元的最低月租为例,与同类月租1000元上下的共享办公空间对比 WeWork 并没有价格优势。对于仅需要一台电脑的技术创业者,或是个人内容创业的编剧/公众号撰稿人这类不需要太多人际互动的创业者而言,身处市中心繁华地带的 WeWork,周边恐怕还有着“眼花缭乱”的干扰。另外,用户的住/租房若非地处市中心,每天漫长的出行时间也会令共享办公的形式变味。

  Karen Moon,一位使用纽约 WeWork 空间的时尚行业数据分析创业者,分享了自己使用 WeWork 解决创业难题的不同视角。她的公司服务多个不同的时尚品牌,因此每天都要去纽约的各个角落开会。WeWork 在纽约拥有 30 多处空间,她几乎可以在每个客户公司的边上找到一个 WeWork,这大大减少了沟通的时间与经济成本(编者按:WeWork每月向用户发放指定配额,全球所有的会员通过配额可以免费借用任何一个办公地点的会议室及移动工位,额外配额可以付费获得)。客户也乐意在 WeWork 充满设计感的环境中喝着免费咖啡甚至啤酒,与如此“聪明”的创业者商谈合作。

  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随着团队的发展,对空间大小的需求时常变化,能够根据公司发展阶段灵活提供配套的物理空间,在成本控制上显得很重要。从这方面出发,WeWork对此类客户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与此同时,WeWork 还打造了内部网络社区,任意一名会员都能通过这个社区看到其他会员在做哪些领域的工作。WeWork 提供的数据显示,在网络社区发布合作/商务信息,一般两个小时内就会有至少十个回复。即便没有在 WeWork 租赁工位或空间,人们仍然可以支付一笔45美元的“起步费”,登录只对会员开放的网络平台,发布招募/应聘信息,或是直接为自己的产品寻求合作伙伴。对于中小企业或是创业刚起步的年轻人而言,这有效提升了事业平台的高度;而建立在全球商业合作基础上的会员制度,也为在此平台上寻求合作的联系人提供了一定的信用保障。

  除了个人与中小型企业客户,根据 WeWork 提供的数据,目前 WeWork 的会员中,有将近 30% 来自传统大公司;全球五百强企业中,有大约有 50% 是 WeWork 的会员,比如微软、通用电气、三星、红牛、国际商用机器、硅谷银行等等。在过去的七个月中,WeWork 在中国地区会员销售中,有25%左右的大企业(即雇员数量在1000人以上的企业)会员,包括ofo小黄车、 探索频道(亚洲)、加拿大的瑜伽及户外品牌Lululemon、波士顿咨询公司等。

  如今千禧一代对于办公环境要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们需要物理空间的同时,也期待办公环境能够同时满足功能和情感的双重需求。一个人躲在格子间完成工作的传统模式,已经被大量的团队合作取代,人们工作已经不仅仅只是为了生存,而更是追求精神上的满足。近观 WeWork 的空间设计和配套服务,它无疑满足了不同层面的需求,这恐怕也是它将不同类型和体量的用户纷纷吸引进来的原因所在。

  2017年,WeWork 在上海推出了延安东路店和云南路店,同时也在北京推出了3家新店:光华路店、慈云寺店和望京店。WeWork正在尝试把他们的设计数据库推行到居住领域——WeLive,也就是合租公寓。据说,在首批推出的250个单元中还会拥有考虑到绿植控需求的花园以及搜罗纸质好书的图书馆。创始人之一的亚当·纽曼曾在一次采访中宣称,WeWork 的终极目标是“WeWork火星”。相对于火星,我们更期待 WeWork 中国能给这片土地带来什么脑洞大开的新鲜体验。

  如果你有在共享办公空间工作的经历,不妨与我们分享,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留言写出你的想法,我们会选取两位,送出为期一个月的北京/上海WeWork移动工位的体验机会。